ad.js

鹰的翅膀电子游戏

2018-09-12 20:19:37 来源:娱乐天地

9月28日,有市场传闻称,为了平息市场不满,建行有可能将配予地产商的股份并入国际发售部分。

同时,瑞士信贷因行政程序,须获得香港监管机构豁免有关关联方进行承销活动的限制,担心耽搁建行发行新股的时间,遂放弃入股建行,其最终放弃入股的5亿元额度也将并入国际发售部分。

至于后者旗下投行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却在短短一个月时间内,不费一枪一炮跻身于本年度最大IPO项目主承销商之列,成本年度IPO最大赢家。

值得一提的是,因有交行小马先行的样板,香港投资界对建行IPO不无厚望——香港1个月的银行同业拆息HIBOR因此罕有地升至4厘以上。

据悉,建行IPO的申购收票行主力由汇丰银行担当,中银、渣打因佣金问题和发行方存有分歧,而无缘此项业务。一位市场人士认为:“汇丰有丰富的收票经验,可以将收到的资金再向金融体系有效率地拆出,将冻结庞大资金所造成的市场负面影响减到最低。”

即将上市的建设银行不单是本年度最大的IPO股份,亦是第一只全流通的国企股。

据建行初步招股文件“红飞鱼”披露:建行大股东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汇金”)向建行承诺,其直接持有及透过建银投资持有的所有建行H股股份,自建行上市后的5年时间内,不会被减持。5年禁售期不包括因美国银行向汇金行使认股权,促使汇金出售建行旧股给美国银行的部分。以维持美国银行在建行持股19.9%的水平。文件同时披露,国务院已批准由三家发起人股东──国家电网、上海宝钢及长江电力持有的建行内资股,在建行上市后转为H股,禁售期为22个月;美国银行及淡马锡持有的非上市外资股,也在上市后转为H股,禁售期为3年。

此外,“红飞鱼”中对上缴社保基金的方式上也有安排:建行是次获国务院批准毋须出售10%的旧股,并将售股所得上缴社保基金。上缴形式改为代表国家持股的股东,将未来两年收取的股息缴交予社保基金。

市场人士分析,由于建行上市后的总市值及市场流通市值分别达至约为3000亿-4000亿港元及600亿港元,负责编制恒生指数的恒指服务公司可能会因此修订符合成分股的要求,把国企股纳入恒指成分股之列,倘若如此,现时恒生指数受几只重量级股份左右升跌的局面将被改变,并将冲击现时中移动(0941)、和黄(0013)等股份的地位。

虽然目前并不能确定恒指服务公司最终会否修例,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建行肯定可以成为国企指数成分股或者被纳入为MSCI指数成分股,由于股份一旦成为成分股,便会有指数基金需要追入该股份,这也恰是建行备受市场追捧的主因之一。

记者还获悉,在建行IPO一个月后,其30亿人民币的资产证券化项目也将公开发行。

至于外汇资本金的汇率风险,汇金公司总经理谢平此前曾公开表示,汇金注入建设银行等3家国有商业银行的外汇资本金,其汇率风险已通过期权交易安排对冲。

有关该事项,“红飞鱼”中显示,为免建行所持的外币资产因人民币汇率变动遭受外汇风险,中央汇金与建行曾于今年初达成了一项期权协议:建行可于2007年,按每美元兑8.2769人民币的固定汇价,分12个月向汇金沽出最多达225亿美元的外汇,建行也需向汇金分期12个月,支付约55.87亿元人民币的期权金。不过,文件未有披露,若建行行使该项认沽权,期权金费用会否会分年度摊销入账。

至于美国银行获授权在建行上市后可增持权益至19.9%一事,“红飞鱼”中有更详细披露。

美国银行的认购权将于2011年届满,在此期间美国银行可局部或全部行使授权,行使价随着期限逼近而逐步提高。2007年9月或以后增持,需按建行招股价的103%认购;2008年9月以后按107.12%认购;到2009年9月或以后按112.48%认购;到2010年9月或以后则按118.1%认购。而美国银行将与建行就风险管理、信用卡、个人银行、环球财资、企业管治、资讯科技及其他领域等进行策略合作,但双方的策略联盟关系,有权在2012年9月以后,或当美国银行所持建行股本低于5%时终止。

就在中金召开投资者见面会的同一天,建行与美国银行的战略协助项目正式启动。美国银行的50位专家进驻建行,开始履行覆盖商业银行主要业务领域和管理领域的战略协助协议。

与交行上市情况相仿,不良贷款是现时大小投资者最为关心的另一重点问题。

中金在最新一份报告中指出,建行目前面临最大风险是不良贷款比率上升和内部欺诈问题。中金还认为,与内地上市的银行股比较,建行贷款组合的风险水平较低,一旦内地经济增速明显放缓,可能会导致其不良贷款上升。

这也是参与28日推介会的投资者的切实感觉,一位与会人士告诉记者,“现在的主要问题是坏账的保证情况,虽然目前保障的金额不小,但是万一上市一年后坏账继续攀升,又该谁来负责?”该人士称,不良贷款是投资者最为关注的一个风险,而目前这个数字也还是“很惊人”的,至于坏账问题上市之前的部分是已经有保证的,至于上市之后坏账增加风险以及相应的保障,机构投资者也没有底。但是该人士又称,由于美国银行会派一名董事介入风险管理,应于建行的风险控制有所帮助。

更值一提的是,美国银行似乎特别重视其与建行的战略投资关系,此前中金公司一份报告称,为避免与建行发生业务冲突,美国银行在7年之内都将停止自己在中国内地的零售业务,并且停止在中国内地市场的扩张。

大摩的报告估计,建行的总市值合理估值在4030亿元至4750亿元人民币,中间值为4380亿元,是2005年账面值的2.06倍。2005年因受惠于内地调高利率后净息差扩大(2点)、非利息收入增加、贷款增长等因素,盈利将达388亿元(未包括78亿元税务优惠),增长22%。

可是,高盛的研究报告却认为,建行的主要风险在于消费及新企业客户方面的不良贷款比率将持续上升,而中国经济可能硬着陆的风险亦对该行前景有压力。新增不良贷款将令建行今年的除税后盈利将减少13%,据此高盛认为建行合理估值在2817亿元至3680亿元间,相当于今年账面值的1.34倍至1.75倍。

【eNet硅谷动力消息】当地时间本周四,全球最大的计算机储存芯片制造商韩国三星电子公司称,公司计划在2012年之前将投资330亿美元构建八个芯片装配车间和一个研究开发中心。

三星电子公司表示,将在汉城南部大约50公里的华城(Hwaseong)半导体联合体中进行为期七年的330亿美元的投资,这个投资计划标志着三星电子公司下一步将推动在市场采用创新的半导体技术解决方案。

三星电子公司半导体业务部门总裁黄昌圭(HwangChang-gyu)公开宣布,在2010年之前三星电子公司在五年内将超过全球芯片巨头美国英特尔公司,成为全球头号芯片制造商。

黄昌圭说:“尽管过去13年来三星电子公司在储存芯片领域保持了领先地位,但在全球芯片行业,三星电子公司仍然被排在第二的位置。到2010年之前我们公司在压倒英特尔公司后将成为行业中最高的芯片制造商”。这是三星电子公司首次公开宣布了战胜英特尔公司的宏伟目标,自1992年以来英特尔公司连续13年保持了在全球半导体行业的领导地位。

三星电子公司指出,到2012年,三星电子公司的目标是半导体销售收入总数将达到610亿美元。而2004年公司的半导体销售收入仅162亿美元。

黄昌圭在一份声明中说:“脱离传统的观念,采纳过去未曾追求的可能发生的事情,将有助于给消费者带来新的便利和一流的体验。通过成功的实行最先进的研究开发和制造技术,我们将推动在市场采用创新的半导体技术解决方案”。

三星电子公司表示,目前三星电子公司在华城联合体已经开始构建一条新的芯片生产线。新的芯片研究开发中心计划在明年五月开始运作。公司称,预期在2012年之前在它的全部研究开发中心里将增加5000多名工程师。

在七年投资计划中,预期第一条生产线明年前半年开始生产。在八个新的芯片装配车间中,有四个芯片装配车间的产量比传统的芯片装配车间的产量更高。这些装配车间可能将生产300毫米或更大尺寸的晶圆。公司称,在整个投资计划中预期将创造14000个新的工作岗位。

9月28日上午,已连续忙碌了几天的重庆市奉节县煤炭工业局纪检组组长赵书平将该县投资煤矿的“红顶煤商”名单汇总后上报到了重庆市监察局。

名单显示,从9月上旬起,奉节县共清查出24名党政工作人员和国企负责人投资兴办煤矿。

奉节是西南地区有名的“小煤矿县”,“鼎盛”时曾有大大小小2000多个煤矿,其中70%都只有1万吨左右生产规模的小煤矿。经过今年上半年的强力整顿,目前登记在册的煤矿仍有202个,其中绝大部分是私有小煤矿。

奉节煤炭不仅供应重庆本市,而且借长江水路外运到湖北、江浙等地,其外销收入占到奉节地方财政的60%以上。

赵书平告诉记者,此次自动来“坦白”的24名党政工作人员中,投资入股煤矿的金额少则5万元,多则60多万元,投资总金额达2000多万元。

然而,赵书平对目前“战果”并不满意,“这24个官商都是自觉来申报的,而对那些不愿出洞的‘蛇’,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到有效的办法来查处。”

9月27日,奉节县新桥煤矿,矿井边没有了往日机器的轰鸣声,一个40岁上下的男人坐在矿井边吞吐着烟圈。他是这个煤矿留下来驻守阵地的10来个管理人员之一。

据了解,此次奉节煤矿集体停业是在9月3日国务院颁布《关于预防煤矿生产安全事故的特别规定》后,奉节县为整顿非法小煤矿和彻底清理官员入股煤矿进行的强力措施。

事实上,奉节作为西南地区的煤矿大县,矿难次数的居高不下已成为当地政府的心腹大患,而当地政府与非法小煤矿之间的斗争更是颇为曲折。

重庆市经委煤炭安全处张戈宁告诉记者,今年上半年,重庆市共打掉3562家非法矿井,其中奉节就有2645个煤矿被关闭。

然而,由于不少非法煤矿涉及腐败和黑恶势力,要关闭这些政策上早已不允许存在的煤矿,其过程异常困难。奉节县林业局局长罗启辉就曾因主持关闭小煤矿的工作而被矿井老板雇凶砍杀,缝合了43针。

奉节苏龙寺煤矿矿主在清理风暴中由于用5000元买通了新政乡乡长,一个不具备安全开采条件的煤矿竟被默许生产。

“打击非法煤矿和打黄扫非差不多,隔一阵又死灰复燃,很难根除。”张戈宁说,不少矿主大搞“游击战”,执法队花一天时间到达矿井所在地,违法者早已“鸟兽散”。

事实上,摆在执法人员面前最无奈的困境是,不少非法煤矿和由非法煤矿包装成的“合法煤矿”,之所以敢胆大妄为,其根源在于官商勾结,官员为煤矿提供保护伞,煤矿则成为官员的摇钱树。

9月28日,奉节一小煤矿主孙庄民(化名)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直言不讳地说,在奉节县城,满街跑的豪华轿车多数是煤老板的车,而煤矿主的暴富与打点当地政府官员密不可分。至于官员与矿主之间勾结的方法则是各式各样,除了部分官员有股份在矿上或是直接受贿外,更多的“合作”是根本不会留下任何帐面痕迹的。

“我听说有一个矿主一年‘借’出去好几部小车,平均每部都在10万元以上。至于干部到矿上吃喝玩乐,少则四五千元,多则上万元更常见,矿主结帐。双方都不打条子,谁知道?”

赵书平则告诉记者,目前这批自动到纪检部门申报的24名党政工作人员都是投资入股煤矿的。除了一位是粮食系统的国企负责人外,其余主要是煤矿所在乡镇的工作人员,其中有领导干部如副乡长、乡镇党委副书记等,还有少量县级机关事业单位的工作人员。和直接要钱要物相比,这种方式赚头更大也更稳定,并演绎出不同的花样。

第一种情况是政府干部独资办矿当煤老板。这次奉节的24起案例中就有两起这样的情况,煤矿由乡里的在职干部投资,没有其他股东,完全是由政府官员的家属出面承包、经营。“这两个矿根子很深,从80年代就开始经营,投资额高达1900万元。”赵说。

第二种情况是政府干部入股煤矿,其中干部入股既有实实在在的出钱入股,也有不出钱,只占股份的“干股”。赵书平介绍,此次奉节县干部自动出来登记的案例中,都是入的实股,入股金额最少的5万元,多则几十万元。有一个干部甚至投资了多个煤矿。奉节县朱衣镇一个乡镇干部,从1995年就开始和几个朋友合伙开采煤矿,至今已在奉节的两个规模较大的煤矿拥有股份,他个人投入的资金有60多万元。

孙庄民告诉记者,在奉节,年产1万吨的煤矿年一般利润不低于五六十万元,一座6万吨规模的煤矿,年利润甚至上千万元。上述自动出来登记的乡镇干部中,有的一掷手投资就是上千万元,投资入股煤矿的高回报对官员们来说,“比抢银行还来得快”。

而对煤矿老板来说,现要取得一个煤矿的采矿许可证,还有其他各种资质的投入至少需要几百万元,每年的运输、工资、材料管理、培训等成本至少也要几十万元,“如果不找关系,很多煤矿根本开不起来”。此外,奉节大多数小煤矿的安全生产都过不了关,“如果‘朝中’没人,一遇到检查就会被罚款,甚至停工,那损失就更大了。”

那么,既然可共享非法暴利,奉节的部分官员干部们又为何“心甘情愿”的前来“自首”?

赵书平认为,这主要是近期煤矿利润发生了变化。因为奉节取缔非法煤矿后,一个产量1万吨以下的合法矿,如果严格按照规范生产,一年下来有10万元的赚头就算不错了。因此,不少政府干部在这次整顿后发现分红大为减少,有的煤矿甚至出现亏本经营,所以部分官员在风口浪尖时选择退出,以保住公职。

奉节多起官商结合案例已经被暴露出来,但赵书平依然高兴不起来。他说:“自觉申报已反映出很多问题,但下一步要清查那些藏在暗处的官商,却是难上加难。”

此次奉节官员自报便已清查出2000多万元的官商投资金额,但迄今却只有274万元真正撤资,这远未达到国务院规定必须限期全部撤资的要求。

赵书平认为,目前最大的操作难点是官商投资难以界定。比如国家干部全资投资的煤矿,算不算在这次“清查政府官员入股的煤矿”的范畴?如果算,那么奉节两位干部投资的煤矿就必须全部撤资并关闭。

另外,退休干部纳不纳入这次“入股煤矿”的清理范围?文件指的是“国家机关人员和国企负责人”,并没界定在职或退休。

9月27日,重庆市煤监局办公室主任黄凯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该局自查自纠后,没有一人参与入股煤矿。他同时亦坦承:“官商入股煤矿,很难找到关键证据。因为官员一般会用配偶、父母、儿女等亲属的名义入股,有的甚至是用化名入股。除非有重大事故,否则很难暴露。奉节有的官商甚至想通过假离婚来逃脱罪责。

赵书平还提出,这次清查参与部门众多,部门间的协调也是一大难题。如重庆市的管煤清查,就涉及纪监、安监、煤监、经委、工商、公安6大部门,部门过多,则容易产生互相推诿。而各区县在清查过程中,也不排除地方保护主义导致的障碍。

因此,赵书平认为,下一步的官煤清理应多发挥社会和舆论监督作用,鼓励群众踊跃对官煤勾结进行举报。

责编: